単身赴任(六)终

看着躺在床上淡淡的讲述着自己过去的人,村上信五的心里一揪一揪的疼。忍不住倾身抱住了他“yoko,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事情,从现在开始,不会让你一个人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有我”

 

对方过于直率的眼神看的横山裕脸上烫烫的。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心里面甜丝丝的。“起来了,不要压在我身上,很重啦”空气里荡漾着甜腻的味道

 

村上信五起身说道“可是昨天晚上你不是说的”然后迅速逃窜出房间

 

回答他的是抱枕打到门上的闷声。

 

“今天晚上睡沙发”

 

哭丧脸的村上信五心想自家这位还是脸皮太薄了,一调戏就炸毛。但是超かわいい。(>﹏<)

 

 

 

大仓商社东京分社

 

专    务:大仓忠义,专务特助“安田章大         

 

现在性命攸关。

 

当社企划部部长横山裕黑着脸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翘着腿看着本季度的报表,手下一科科长村上信五在沙发旁站着看,时不时交流一下。

 

办公桌后面的是战战兢兢的两人。一位是以办事雷厉风行而闻名的大仓专务,另一位是软萌风格掩盖下的腹黑专务特助。此时四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坐在对面的人,准备一有情况就风紧扯呼。

 

啪的横山裕把手中的报表放到了桌上。“专务先生,请解释一下,为什么当季的营业额下降了3%”

对面的两个人被吓了一跳,专务特助先生立马向旁边撤了一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把脸扭向一边。专务先生被“出卖”后,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最近营业部的一个科长被挖墙脚带着项目跑了,成立了新公司,导致项目被迫下马。我约对方谈过,但是对方却各种冷嘲热讽。气得我和他吵了起来,失去了谈判的先机,被对方摆了一道。”

 

 

“前辈,我真的努力过了。你那两天病了…..我…….”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我劝过专务,可是他一点就炸”专务特助适时出来婉转的表达了大的称职。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专务先生控诉的眼神。

 

企划部长横山裕大人额头上十字越来越深。大概是实在无奈了,只能叹口气“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你的脾气,不是那么容易在陌生人面前生气。”

 

“他……他……他说…..他什么也没说”

 

“实话实说”

 

“他….他说前辈以色上位,并没有什么实际业绩,公司上层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所以才这么听之任之,没有一个公司一的企划部长在公司发言权会如此之大,诸如此类balabala……什么屁话,我都是前辈带出来的,现在企划部部长什么的都委屈前辈,前辈应该坐我的位子,但是前辈主要抓企划,实际上作的就是主管运营的工作,东京分社能发展到现在这样,也是前辈在本社周旋,那些老顽固股东才同意这么早叫我一来东京历练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你说对不对,气死我了,越想越生气……”

 

横山裕听完碎碎念,抚了抚额“就这样?”

 

“就这样,前辈这是对你的诋毁,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你也太容易被激怒了,三十岁的人了,长点心吧”

 

“可是….”

 

“不要说了,被人说又怎样,又不会少块肉。下次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遇事都听安田的,记住了吗?”

 

“嗯”撅着嘴的某人很不情愿的答应


“行了,具体情况我了解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下个星期季度报告会前给你个结果,还有企划部长我是不能做了。你看交给谁合适,自己安排一下。”

 

“前辈,你不管我了,你要走吗?”专务先生可怜兮兮道。

 

“不是,是要安排一个更加合理的身份。既然有人这样想,肯定不是偶然,不能放任下去,对会社有不良影响。”说完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村上信五跟着自家恋人走出办公室时,心中的震惊还没有平静下来。他知道横山裕很有能力,很得社长器重,不然不会空降到东京分社掌管这么重要的部门。没想到平常Poker Face的专务和特助也对他非常信任,不过与其说信任,不如说“言听计从”。厉害厉害!自己和他比不是差的一点半点,看来要更加努力了。

 

一周后

 

报告会

 

在一长串枯燥的业务数据报告后,大家都有些昏沉。突然一声“下面宣布一下人事变动,安田”的声音让大家清醒了起来会议室里面马上噪声四起。

 “首先经由本社决定,即日起解除大仓忠义先生的专务职务。大仓忠义先生将担任大仓商社东京分社社长。企划部部长横山裕先生将接任成为专务,掌管公司内部运营所有事物。同时企划部一科科长村上信五先生升为企划部部长。以上为这次的人事变动的所有内容。”

 

“下面请横山裕先生讲话。”

 

下面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猜测这位才上任不久的企划部长再次迅速上位的原因。

 

横山裕站了起来,走到投影屏幕前,鞠了一躬。

“大家好,鄙人是新上任的专务横山裕。虽然到分社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是也只接触了企划部的人员,和大家互相都还不熟悉。大家应该听说过鄙人各种各样的传闻,好与不好的,这里都不再赘述,拿事实证明吧。不管我多么能说会道,在数据面前也都会显得苍白。请大家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用事实证明。如果下个月营业额不能上升就自动辞职。不会有任何怨言,同样也希望大家在这一个月之间和我共同努力。谢谢!”

 

赞同和怀疑的声音都有,大家都在注目着。看看这位新上位的专务有何通天本领。公司的业绩提升不是容易的事,毕竟在一个已经饱和的市场里面寻找新的商机很难。

 

不过横山裕还是说到做到,公司成功和一家大手企业签订了一个上亿的订单。这个订单的成功导致了某新公司的倒闭,毕竟在圈子里面大公司都步步为营,小公司生存空间本来就小,再遇上专门“找茬”的,更是难上加难。

 

这般手段就是入行多年的老前辈也都自叹不如的,直说后生可畏。

 

随后其他的公司也蜂拥而至,带活了公司其它的副产业。本社大仓社长在电话里面狠狠的夸奖了横山裕的大手笔,并表示了自己对横山裕的“念念不舍”。

 

大家都没想到,这看似花瓶的新专务不是白给的。公司内部风向立马一变,之前持观望状态的人不再怀疑了。大概也没有人会去问一个月业绩增长了多少百分比,大家都没有精力去管这件小事了。

 

 

新官上任的企划部部长村上信五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和自家恋人好好说话了,适应新的职位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只是工作量的加大害得他不能和横山裕时常见面让他很是郁闷。升职后,两个人办公室不在一起,只能在有企划需要审批的时候才能好好的看看他。

 

虽然被看着的人一再忽视这灼热的视线,但是无限接近于激光的热度快要把眼前的企划书切割掉了。无奈只好先放下,用眼神示意到底要怎样。

 

看到恋人的注意力终于转到自己身上,村上信五先生立马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来到身后一把抱住他,把头埋在后脖颈旁面。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yoko我想你了”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横山裕拼命打开的工作模式溃不成军。一个月的时间,表面上运筹帷幄,但是私底下他是承受了很大压力的。虽然自己习惯把一切情绪都隐藏起来,但还是让hina很担心。

 

想到这里,不由得握住了恋人的手。“我也是”

 

感受着背上恋人的体温,横山裕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呼吸放缓,最后竟然睡着了。村上信五心疼的把人轻轻抱起放到沙发上面,怕他睡的不舒服就把他头枕到了自己的腿上。

 

等横山裕睡醒后,睁开眼就看到村上信五的脸。此时他歪在沙发的靠背上,呼吸绵长,大概是等他睡醒自己也睡着了。

 

好长时间没有静静的靠在一起,细细的看看对方了。人瘦了,脸上都有胡茬了。这一个月辛苦他了,不管别人的流言蜚语,顶着巨大压力力执行自己的计划。

 

自己太幸运了,村上信五应该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吧。

 

暖风吹的窗帘飘荡,晚霞映在两人的身上。横山裕轻轻抬起头,主动吻了恋人的嘴角。如果村上信五醒着,大概会高兴的合不拢嘴吧,不过以横山裕的性格应该一辈子也不会告诉他吧。

 

 

 

渐渐两人的工作开始上手,生活恢复往常的平静。两人会在下班后在maru和subaru的居酒屋喝酒,听着maru各种不好笑的笑话和subaru吹得很好听的口琴。有时大仓和安田也会去,大家在一起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然而上天好像是故意要给这两个人多些试炼一样。

 

 

本社大仓社长来东京视察工作,对自己儿子和横山裕的工作非常满意,并且表示本社的企划部自从他调到东京后就没有一个像样的案子让他很苦恼。想征求横山裕意见,看能不能把现任分社的企划部长村上信五调回本社。

 

横山裕一听就愣了,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站在旁边的村上信五立马接话,笑着说社长在开什么玩笑,想要把场圆过去。没想到社长摆摆手说“听我儿子说你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待遇从优,本社的前景要比这里好,甚至以后你会成为董事会的一员也不是不可能。你的未来不可能只局限在企划部里,你好好考虑一下。”

 

从会议室里面出来,横山裕努力保持镇定。忽略村上信五在身后不远处叫自己的声音,快步走到电梯,迅速按了关门健,看着村上信五快步朝自己走来,发丝飞扬,直到电梯门关上、上行才舒了一口气。

 

走到办公室,把门锁上,空间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与村上信五的关系性,一味的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到底对不对?如果自己真的爱他是不是要放手让自己去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不是能禁得住这远距离的考验?冷静的想一想到底对两个来说怎样才是最好的。

 

自己明明不是矫情的人,一碰到他身上就这样患得患失。看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对村上有了太多的依赖,下意识的不想分开,不能对他的事客观冷静的看。横山裕懊恼的想到。

 

“‘空空’,yoko你在吗?”村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hina,你等等我,今天一起回家”横山裕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门一打开就看见村上信五靠在门旁边的墙上,胸口上下起伏喘着粗气,应该是没追上自己跑楼梯上来的。心中不由一紧,有些心疼。这个人一直都为自己付出,而自己好像没能为他做些什么。

 

也许,这次是个机会。

 

回家以后的这个晚上大概是村上信五第一次和横山裕大声说话

 

“yoko,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我不需要那种机会”

“hina,你冷静的考虑一下。这是一个天赐良机”

“不要,我不同意。”

“hina,你不要意气用事,机会难得,你不要因为我放弃”

“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我不要这样,不要没有你,没了你我要其他的还有什么用”

“村上信五,你冷静一下”

“我冷静不了,我…..我不能没有你”说出这句话村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横山裕蹲下身看着对方的眼睛,眼睛湿漉漉的,有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好像在控诉自己。没有忍住抱住了对面的人。

“hina,你一定要接受这个职位。这是你绝佳的机会,我会在这里等你,在我们的家等你。”

“yoko,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不想你为我担心,我不想这份感情成为你的负担,我想要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hina,你要对我有信心,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

 

 

于是村上信五接受了大仓社长的建议,要去本社走马上任的消息一经传出,各个部门的恭喜声不断,说以后升职了不要忘了他们。

 

大仓忠义和特助安田很是不理解两个人分开这件事,还问是不是自己的父亲逼得。自己要去找父亲说说,虽然不舍得横山裕,但是为了两个人的幸福让他们一起去吧。

 

横山裕很生气,说“公司的人事调动不是这样儿戏的,你这样谁还愿意为公司卖命呀。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进呢?…….balabalabala”

 

一顿说教,让大仓忠义反而生气了。说我去找subaru君和maru酱说去。不顾横山裕的劝阻,转身就走。只留下满头黑线的横山裕在那里扶额。

 

 

消息一道居酒屋立马鸡飞狗跳,subaru一听果然炸毛,就要提着菜刀上门,maru酱好不容易才把情绪工作做好。

 

“那家伙真是不知好歹,亏得我还相信他能给yoko幸福,我真是瞎了眼”。subaru说完重重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你不要生气了,信酱和yoko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你自己不要先着急”maru看着面前的已经狂暴状态的恋人咽了一下口水。

 

“哼。什么考量,我和横山君说,他还把我训了一顿,说我不懂事”大仓说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subaru听了转身就走,吓的maru还以为他又要去砍人,看着他拿起的是手机,松了一口气。

“yoko,今天给我过来,我有事找你”说完就撂了电话。

 

下了班拒绝村上信五同去的提议把他赶回了家。

 

“你放心,我能应付”

 

“不是应付的问题,我担心你”

 

“没事,他就是生我的气,你没有必要去,去了也是挨骂何必呢。你先回家吧,我想吃你煮的意大利面”

 

“好吧,那你早些回来,我煮好等你”

 

“嗯,路上小心”

 

晚上回家横山裕也不提谈了什么,村上信五也不好问。吃完饭收到maru的邮件上面写着ok两个字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看上去是事情解决了。总之暂时安心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要离开的时间。

前一天晚上横山裕把他的行李收拾好放到了门口。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一夜未眠直到快天亮才睡着。

 

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床上的人,起身退出房间。洗漱后就到厨房做了早餐,简单的吃了两口,把另一份放在桌上。


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嘟….嘟….摩西摩西信酱”

“maru,今天有空吗?”

“有啊,信酱,怎么了?”

“想去机场,能送我一下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subaru说他也要去”

“嗯,我知道了,那我在公寓楼下等你”

 

门,嘎哒一声,关上了。

 

拖动箱子的嘎拉嘎拉声越来越小。

 

踏上単身赴任的行程。



此时床上的人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睛里有点点星光闪过,然后渐渐暗淡了下来重新闭上。



未来很长,感谢这生命长河里有你相伴。

 


 

 

----------------------------------------------------------------------------


啪啪啪~~~完结撒花。

 

终于把剩下的憋完了,快要累死了。但是身为一个cp狗,我的节操告诉我自己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最后感谢大家还在看。


 

 

 


评论
热度(17)
© 春非昔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