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赴任(四)

过度章节,主要交待之前发生的事。

烂文笔导致我的脑洞差点夭折。

T_T

本章有微弱的羽毛出现


…………………………………………………………………………………


最近感情和事业双丰收的村上桑有些烦恼。


原因是公司内部开始流传的花边新闻,自己家里内位又是脸皮奇薄的人。自从听说了以后,就禁止自己出入他的办公室。偶尔在走廊碰上对方也当是空气一般。在公司的这几个小时之内就和在周围张了一个结界一样。


但是今天情况不同,晚上“睡觉着凉”的横山裕病了。村上信五在第N次道歉遭遇眼刀后,败下阵来。


下了班,早早就去停车场取车,横山裕面无表情的做到副驾驶上,系上安全带就靠着座椅假眠。村上则发动汽车,谨小慎微的往前开,生怕把旁边的人吵醒。


染上病气的横山更加可爱了。本来近乎透明的肌肤透出来淡淡的红晕。凌乱的发丝,满头的汗珠,皱住的眉头都显示着躺在床上的人很不舒服。


村上坐在床前把降温贴贴到额头上,把横山吓了一跳,睁开眼看了村上一眼,眼睛里面充满了水气,撒娇似得摇了摇头,生病的横山裕,好想抱在怀里揉揉。


“次啦”。火上坐着的白粥开了,村上赶忙去厨房关火。 生病的人什么都不想吃,以前在家的时候,老妈总是熬粥给自己喝。


他生病了,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他舒服点,尽快好起来。


“yoko,醒醒了,起来喝口粥。”

“呃……不想喝”躺在床上已经爬不起来了。

“不行,不喝的话没力气,病怎么会好”说着就把碗放下伸手来拉横山。

“还不是你……都说要洗澡了,你个笨蛋”

“果面果面,下次不会了”

“来,啊……我喂你喝”

“谁要你喂,扶我起来我自己会喝”


几天后横山桑的病好了,这都归功于村上桑这几天悉心的照顾。在这几天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村上了,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种让人照顾的感觉。像是一双温柔的大手,波动着横山裕的心弦。也许是时候和他讲讲以前的事了。


那一年


大阪南城高校是一所人人知晓得不良学校,而在这个学校里面有一个打破常规的人,新生入学的时候就在讲台上宣布“这个学校有我来统治,不服的人来一年二班找我,我是横山侯隆”。比名字更耀眼的是满头的金发和俄罗斯贵族似得的模样。


刚开始人人都嘲笑他的长相像女孩子,但是他用拳头告诉了他的想法是大错特错的。


一个月,他就和自己的兄弟人称“暴怒的subaru”的涉谷昴,扫平了校内的所有小势力,被封为南城高校史上最强“学生会长”。


就这样的横山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的弟弟“锦户亮”。小恶魔一只,擅长捉弄哥哥,并以此为乐趣。 兄弟俩横山跟妈妈姓,锦户跟爸爸姓,如假包换的亲兄弟。而且亮是名门学校光明馆的高材生,所以也没人能想到这两个人之间会有联系。 这个小恶魔系弟弟,每天尼酱尼酱的黏在横山和涉谷昴的身后,横山也非常溺爱弟弟,每天自满我的弟弟怎样怎样。subaru常说你们两个是刚开始交往的情侣吗?


那时三人每天待在一起,形影不离。直到……


“横山同学,请尽快来校长室” 睡觉时间被打扰很不爽的横山在老师和同学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以为是什么处分,来到办公室,校长却只说“是你的电话”。


“喂?谁啊?”在一阵死一样的沉默后,手中的电话啪的掉到了地下。


耳朵里回荡着的是警察例行公事冰冷的声音“你的父母在高速公路上出了事故…………”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亲戚们坐在庭院里面商量着兄弟俩以后的去处。


“我家不行,我家还有3个孩子。都还在上学”

“我家也不行,地方太小,两个住不下”

“我家……………不行”


横山在灵前端正的跪坐着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亮酱还在一边抽泣。 摸了摸他的头“没事的,一切会好起来的,我会保护亮酱的。我不会离开亮酱的。”


拒绝了亲戚们把房子买了去跟他们住的提议。他心里明白,他们是看上了父母的事故赔偿金。他决定自己来照顾弟弟,不想假手于他人。


横山裕就用这样方式一夜之间长大。


他把满头金发染回了黑色。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出来打工。不再打架惹事,任别人流言蜚语,任别人嘲笑小看。他不辩解,也不生气,只是一直道歉。


涉谷昴看在眼里,心里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样的他。他只能拍拍他的肩,告诉他还有自己。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肩上扛。虽然对于横山来说可能只是漂亮话而已,但是横山还是笑着对他说,“没事的,我可以的。” 只愿时间可以快点带走他的伤痛。


终于在一次,晚上打工回家的路上被以前的仇家拦住。 “喂!横山侯隆。怎么样?和我干一架我就放你走。” “不好意思,我已经退出了,我不会在动手了,要打的话来吧,我不会还手的。” “你小看我了吧。既然如此别怪我不客气了”


接到亮酱的电话时,自己都不太相信耳朵。天下第一无敌的横山侯隆被打的住院了“subaru君,你快来,尼酱他晕过去了,在………”


只记得自己疯了一样,冲到了事发现场。横山躺在亮的怀里,鲜血淋漓,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更加刺眼。


“yoko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今天他好晚还不回来,我去他打工的地方找他,走到这里发现了他”亮一边哭,一边说,手足无措。

“总之,先送他去医院”


急诊室外 subaru皱着眉头,门上的使用中一直亮着,心脏咚咚咚的跳,第一次这么无措。以前不管什么事情不管什么时候,身边一直有yoko在。有他在就很安心,可是自己却给不了他安心。


“噔”使用中灭了。


“哪位是横山桑的家人”


“我就是”

“横山桑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比较严重的是小腿骨折,头部的伤口虽大但是不是很严重。可以转入普通病房,注意事项我会交代给护士。”

“好的,多谢大夫”

“亮酱,yoko脱离危险了,你先会家吧。你明天还要上学,这里交给我就好。”

“可是……好吧……明天我放学再过来”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检测仪的滴滴声和yoko呼吸的声音。站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你要快点好起来啊!不然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病房也一天一天的热闹了起来。

“哈哈,你个笨蛋,啊,笑死我了。我肚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个头,横山”

“果面果面”

“尼酱,你们笑什么呢?”说着亮酱提着一个饭盒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亮酱你来了,今天吃什么”

“我只会做炒饭和冷面,你又不是不知道”

“誒?好吧,谢谢亮酱”

“亮,你快考试了,这几天都不用来了,我在就好”

“对,我也快出院了。一个人也没事”

“好吧。有事的话马上要联络我哦”

“嗯。”


出院的横山裕办理了退学手续,把名字改成了横山裕。虽然亮酱非常反对退学,但是平常很听弟弟话的横山这次却异常坚持,不肯退让。兄弟之间的对话第一次以吵架告终。


进了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从小工做起,每一天都很繁忙,很努力,渐渐的一起工作的人们都说这个小子很认真很能干,社长说你小子孺子可教,谈生意的时候总是带着他。


三年后横山裕成长为公司的业务部长,虽然公司很小,但是生意也是不少,多亏了横山过人的业务能力。不少人看中他都想要挖墙脚,但是横山从不动摇。社长虽然感谢他的忠心,但是他自己也明白横山适合更宽广的平台,让他展翅高飞。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社长决定把横山裕介绍去给自己出资的公司,大仓商社。“明天你去大仓商社面试,不要紧张,你可以的,如果觉得不行的话你就马上回来,咱们公司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一直以来都谢谢社长包容我,栽培我,我不会给您丢脸的”


站在商社门口看着这高耸的建筑,这是自己前所未见的世界。一定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


评论(6)
热度(11)
© 春非昔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