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预警*一个无可救药的脑洞

          一个无文笔的cp狗写的

          看了邪恶力量的后遗症,想写写yoko和hina(有死亡梗)我是坚定的黑担,紫担~~~


         244公路旁的汽车旅馆里,yoko正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放下杯子看了一下表,12:59,“时间要到了”。

         地狱之犬的叫声已经传来,不是不害怕,但是自己做的决定,自己就要承受结果。再见了hina,愿来生再见。


         hina从床上惊醒,心脏疼的都快呼吸不过来了。静静地呆了十多分钟,才好一些。手摸了摸旁边,冰凉的触感,好像让心脏更加疼了。

       “已经十年了啊”yoko离开已经十年了。


        十年前。从subaru家的床上睁开眼睛,maru和subaru就守在旁边,唯独没有那个人。“yo--”声音嘶哑,发不出来音。但是我知道他们听懂了,他们知道的,但是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要对视一眼,为什么要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我。

         maru拿了一杯水给我,感觉到水流进干涸身体,可是明明不够,却要满的从眼睛里面流出来了。

         “hina,yoko拜托我和maru在他不在的时候照顾你,他留了视频信息给你,你要看吗?”

         “信酱,要不你先休息吧,等明天再说吧”

         “我要看”我要看看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扔下我一个人,为什么留我在这世间独活。


          maru把电脑打开,放在床上,为了让hina舒服一点,把所有的垫子都撑在了他的背后,坐在旁边,打算一起看。但是subaru揪着他一起出去了,maru一边走一边抗议,为什么不可以一起看,subaru气的瞪了他好几眼,把门关上前,subaru说“hina你好好休息,晚上来看你”。


          点了播放键,开始有一阵杂音,次啦的声音让人很不舒服。接着屏幕一亮,有一个白的近乎透明的人出现在中间,眼睛突然一热,有什么又要呼之欲出了。

          “hina你醒了啊,早上好。在这个时间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但总觉得要说些什么才行,hina,对不起这个时间不在你身边,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好好的。不要来找我,不要试图用同样的方法复活我。我和恶魔签了契约的,灵魂永不出地狱的。嘻嘻,我聪明吧,如果不这样,你一定会为了我去冒险的吧。”屏幕里的yoko比之前的时候瘦了很多,在我不在的时候他一定想了很多办法吧。被逼到了死角,这大概是他最后的办法了吧?不然他怎么舍得我一个人,舍得我难过。

          “对了hina我把subaru和maru旁边的那栋房子买了下来,之前四处奔波,居无定所,你身体好一些就搬过去住吧,钥匙在subaru那里,还有我把车子和东西放在了车库,有时间你去看看它。”听着他碎碎念这些安排,眼睛突然有些湿了,都到了这种时候,这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呀。

           “hina,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对不起留下你一个人,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对不起。明明想让hina一直幸福的活下去。也许没有我,你就会好好的上个大学,好好的找个喜欢的工作,平平静静的结婚生子,幸福美满的生活下去。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自私的把你拉进我的生活,那就让我把这轨道修正。”屏幕里的人很伤心,哭的一塌糊涂。果然人一过三十,泪腺就变弱了是吗。这个笨蛋到底是在犯什么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难道他不知道我的想法,什么轨道修正,你是电车的司机吗。你把我留在这里才是自私,才是错,知道吗?

           已经不行了,用手捂住脸还是不行,眼泪从手指的缝隙中流出来。电脑次啦次啦了几声没了音,房间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断断续续呜咽声。

          

            空空,敲门声响起。

           “hina,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声音嘶哑的吓了自己一跳。

           “怎么样,好一些了没”

           “嗯,还好吧,有点水分流失过多”哈哈干笑两声

           “你考虑的怎么样”我惊讶的抬起头,对上了subaru的眼神。

           “嗯,我不会做yoko不想我做的事。我得替他好好过日子”

           “你想通了就好,那家伙平常丢三落四一副大叔的样子,没想到这件事上做的这么彻底,把你交给我的时候,说是找到救你的方法了,要出个门,特别高兴,一点异常也没有,等我们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了,直到3天前,接到了他的邮件,才知道了一切”   

            subaru说完后看了看我,问我“明天是他的葬礼,你要出席吗?以家人的身份”

             “我要去看看他,送他一程”


              yoko,hina就像你说的一样,直率、坚定的人,你一定要保佑他,愿时间早点冲掉这悲伤的记忆,留下我们岁月中的美好。


           葬礼上的hina安静又得体,一直抱着yoko的相片坐在椅子上,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因为这不是yoko想要的。来吊唁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一起工作的伙伴,大伙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拍拍他的肩,告诉他坚强的活下去。大部分的人都经历过伙伴的死,也都挺了过来,因为明天还是会毫无预兆的把好的坏的摔到你的面前,鲜血淋漓的把过去呈现出来给你看。

           


            葬礼完了以后,hina就脱离了这份工作,说是yoko不在了,再无双杀的称号,从此就隐退江湖了。

            重新开始上大学,以惊人的的速度上完了所有课程,成为了大学的教授,教书育人,搞搞研究,做做课题。诚如yoko所期望的生活步入了轨道,偶尔和subaru、maru吃吃饭,偶尔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撒撒盐。除了有时夜半惊醒这个职业病,之前的生活好像没有留下什么印记。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hina已经成为大学的校长,以出色的经营手腕让学院是成为世界上也数一数二的,成为了人人敬仰的人。

           住在郊外的一群旧房子里面,开着一辆超级拉风的古董车,没有任何花边新闻,一度被评为学院史上最伟大和最神秘的校长。subaru说他太瞎,努力过头了,偶尔也要依靠一下他们这帮朋友。hina总是笑着摇摇头,虎牙一闪一闪的。

          


            但是没有人能再走进他的心,所有的事都一个人承担,不在依赖别人,忙碌的他掩饰着他和所有人的疏远,掩饰着他在这岁月长河中越来越空洞的内心,掩饰着他想要见他的心。他掩饰的很好,大家都以为他走出了阴影,对生活有了新的希望。

            他要努力的活着,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幸福,努力不让自己想他。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他的恋人用自己的命换了他的命,还切断了他的所有后路,他只能在这漫漫长路上等待,等待死亡,等待再次见到恋人的那天。

            也许见到的那天,心就不会痛了,不会在午夜梦回时候泪流满面了,不会再生他的气了。

           

            只想要说一句,“久等了!”







…………………………………………………………………………………………………

第一次写文,没有文笔,各种絮叨,各种拖拉,各种人称,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请大家包含,轻拍!

信奉我的脑洞我做主,文笔不好不丢人。

为了我挚爱的横雏,我豁出去了。😉

           

            


          


评论(21)
热度(9)
© 春非昔日 | Powered by LOFTER